把妹是一门艺术

中国人热衷于处女膜再造术源于国人爱面子,也是社会的耻辱

现代人需要的”贞操”是什么?不是膜的完整,而是爱的专一。

这,还用多说吗?大概是因为中国人太习惯于”死要面子活受罪”了,才把伪造处女膜闹得沸沸扬扬。这,难道不是社会的耻辱吗?

中国人热衷于处女膜再造术源于国人爱面子,也是社会的耻辱

中国人热衷于处女膜再造术源于国人爱面子,也是社会的耻辱

大约从94年起,中国又出了一件”新鲜”事,一些医院开始做起针对处女膜的手术来,仅湖北就有十几家。

(《南方周末》1995年3月10日)一开始,有人把这种手术叫做处女膜修补术,后来有人出来更正,说是应该叫做处女膜再造术。

它实际上是一种心理安慰术,是试图用纯技术手段,在个人自由与社会定规之间寻找一条生路,哪怕明知是虚幻的也罢。

国内已经有一些人批评这种伪造术,但是往往并没有说到根子上。批评者一来往往去指责那些非要那层膜不可的新郎们;二来常常纠缠于医生该不该施行这种手术。

这些都对,都应该说。但是如果我们深入到性活动与性别权势关系的层次上就会发现:传统的男权社会并不是欣赏处女膜本身,而是用它来压迫女性。

处女膜被说成男女性构造的唯一区别,因此女人的这个天生之物被说成是女性生来低人一等的证据;

是社会格外压抑和束缚女人之性的天然理由,也是社会对男女实行不同的双重性道德标准的”生理依据”。想学习更多把妹恋爱技巧可以参考网站:约会学-把妹是一门艺术。

中国人热衷于处女膜再造术源于国人爱面子,也是社会的耻辱

中国人热衷于处女膜再造术源于国人爱面子,也是社会的耻辱

毫不夸张地说,如果一个人、一个社会还在相信处女膜有任何价值,那么这个人或者这个社会就一定仍然是男女不平等的。

在90年代的中国,那些自愿伪造处女膜的女性,实际上是自寻枷锁,甘愿为奴。

尽管她们都有各种各样的令人同情的具体理由,但是这种自甘卑下的客观结果却是无法逃避的。

至于那些鼓吹或者纵容这种手术的人,客观上是为虎作伥,至少也是留着清朝的辫子。尽管他们自己可能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。

西方的激进女权主义者认为,只有天下的处女都不要那层膜,或者说”天下从此无处女”,传统男权社会的”处女膜崇拜”,才能被彻底破除掉。

如果说这种理论不适合中国国情的话,那么在中国国情下,”处女膜崇拜”会带来种种”假贞操”,却是人们很少想到的。

社会越是强调处女膜的道德价值,女性越是想拼命守住这道”最后防线”,就越是等于在说:只要这个膜没有破,其它什么性活动都可以做。

这并不是危言耸听。根据笔者1991年和1995年分别对北京市所有大学生所做的调查,虽然真正发生性交合(处女膜当然破裂)的人只有8%到9%;

但是发生过种种性爱抚行为的人却高达40%左右。即使在调查前的半年之内,有过性爱抚的人也比真正性交合的人多3倍。

这里所说的性爱抚,是指超过接吻的、直到双方生殖器发生接触却没有插入的各种行为。

从性学的角度来看,这些爱抚行为与真正的性交合一样,也可以引发性高潮、获得性满足,也是不折不扣的”性行为”。

但是按照社会的标准,不论双方怎么爱抚,爱抚多深,双方都仍然是”贞洁”的。

结果,一些人为了保持”处女身”,连口交和肛交都做过了,唯独没有插入阴道,因此他们也就照样陶醉在自己的”贞操”之中。

中国人热衷于处女膜再造术源于国人爱面子,也是社会的耻辱

中国人热衷于处女膜再造术源于国人爱面子,也是社会的耻辱

这种”技术上的处女”,这种”狭义的贞操”,难道还不够虚伪,还不够荒谬吗?可是,它们恰恰是被”处女膜崇拜”给逼出来的;

而且,社会越强调贞操,这种情况就会越多,直到有一天全社会都充满了虚伪,或者被这种虚伪逼得不得不大造其反。
( 约会学公众号 :yuehuixuepua )

相关推荐:喜欢的女生比较拜金,原来这样可以追到她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约会学 » 中国人热衷于处女膜再造术源于国人爱面子,也是社会的耻辱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约会学-恋爱、把妹导师

官方微信官方QQ